廣東省經濟學家企業家網

2019 年 07 月 05 日 星期五
首 頁 > 經濟評論

王廉:中美貿易統計可遵循123模式對標

2019-06-28 15:48:31 廣東省經濟學家企業家網 閱讀

內容摘要:中美貿易目前美方認為相差約4192億美元,中方認為實際貿易逆差不到2000億美元。其實,按照新經濟新業態數字時代的對標算法,中美貿易實際上是幾乎沒有逆差的,主要是統計方法問題,即美方沒有算高新服務業,中方也沒有計算在美的企業投資生產,造成這個結局的根源是其理論方法美方以“供需”,而中方以“生產力”部分計算。按照經濟門類劃分,應當以聯合國產業分類新經濟新業態實際運行門類一項項對標,才是符合中美實際貿易的。這些年作者對高新服務業跟蹤調查與研究10多年,形成了“123理論方法”,以123模型對標計算,2018年中美貿易額幾乎相等,這也意味著全球需要創新構建新的貿易理論,從而創新統計方法,才能減少國家間的認知差異,重塑新的全球價值觀。


中美貿易差額有一個常識性問題,那就是雙方的統計方法可以在1997年版聯合國經濟分類與美國北美經濟分類基礎上,參考20年業態出現的變化,尤其是新經濟新業態的蓬勃發展,出現了許多新的經濟現象,需要適應這20年來的互聯網經濟、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當代經濟發展是由高新服務引領的,再用OEM(代工)或只計算ODM(自主知識產權)實物產品都不符合事實。據統計,目前全球數字經濟已約占全球30%,中國已達這就充分表明,再用工業時代的統計方法已經不適應了。按照美國統計部門統計,2018年美國對華出口逆差約為4192億美元,中方認為美方高估了約880億美元,那么,情況真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1.中美雙方的統計方法

目前經濟分類仍以實體經濟分類為主。按照現行的經濟分類,即1997年聯合國經濟分類,我國主要經濟活動門類為135個,美國的北美分類,稍多了咨詢/會計及旅游,而歐盟分類還有電子音響之類。但實證經濟學告訴我們,目前的經濟分類難以窺其全貌,必須務實地根據所發生的經濟活動現象設計精準對標,如咨詢、會計、教育培訓、健康等門類。

中美貿易統計中,對新經濟中的新業態、咨詢、會計、旅游、游學、奢侈品采購之類幾乎沒有涉及,也就難以反映雙方貿易實際情況。理論界近年也是抱著“生產與消費性服務業”概念吃福利,統計理論創新放緩。

按照美國統計方法,是以中美之間直接的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進行計算的。美方認為中國近年的對美貿易順差越來越大,到2018年達到了4192億美元,這個數據無疑是不能充分反映雙方實際貿易情況的;中國商務部2019年6月6日發布的《關于美國在中美經貿合作中獲益情況研究報告》中指出,美方高估了約1/5,順差實際只有3233億美元,比美方統計的4192億美元多了約880億美元(中方后來經過再次核算,美方少算超過1000億美元,實際貿易逆差不到2000億美元)。按照中方統計,2017年美對華銷售收入達9400億美元,其中貨物出口1539億美元服務貿易871億美元,在華美資企業實際銷售收入7000億美元;美國自華獲得的資金流入總額達1.37萬億美元,構成是:對美累計各類投資1558億美元,中國持有美國債1.18萬億美元,金融投行對華獲得的收益326億美元。中方認為美方“不吃虧”,美方認為“吃了虧”。

這輪公案的難解難分,雙方似乎都需厘清一個常識的問題,那就是在數字時代,在講經濟維度的基本思維上,應當按照當代產業分類,把雙方的貨物貿易+服務貿易+知識產權貿易相加,而且不能以生產性服務業和消費性服務業單純分類,如咨詢、互聯網等,不能簡單列為生產或消費服務業,卻可歸入高新服務業。因此,要加入新經濟新業態進行細分,才能構建起生產+商業+服務的產業鏈體系,這2個公式合并后,即“1”為實物,“2”為商業+服務業,“3”為人力資源+文化旅游+咨詢會計等(包含了3+N駕馬車),只有在“123”模式下進行統計,才是符合雙方國情與真實貿易狀況的。

國際貿易理論長期以來,停留在生產與消費性服務業研究上,把“服務業限定在“生產”與“消費”區間。這是西方經濟學長期以來固守“供給與需求”,而忽略了“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學發揮的作用。“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應當是包含了西方經濟理論與東方及馬克思理論“生產力與生產關系”。據此可以判斷,實際上中美最大的統計出入是高新服務業,即包括各種全要素生產力與全動能生產關系。也就是說在“3+N駕馬車”中,中美雙方都忽略人力資源、咨詢會計、文旅等在商貿中所占比重的逐年上升。

QQ截圖20190702150629.png


2.3+N馬車與中美貿易真相

如果從3個大體系進行全方位對標統計:一是工業化的統計,即實物貿易,如廣東1萬億美元左右的進出口(香港加轉口也是一萬億美元左右),廣東貿易與GDP相差不大,但這只限于貨物貿易,不是廣東貿易的全部,美方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咨詢、會計、教育等收益,沒有統計進去;二是動力源統計,如過去常講投資貿易、內需“三駕馬車”是“基本動力”,實際上當代經濟發展還應包括金融、互聯網、科技、教育、文化、醫衛、健康、咨詢、會計、旅游、商業模式、業態、組織形式、生物多樣性等“N駕馬車”,即3+N。美方上千家中小企業正是通過網絡售賣自己的產品到全國的上千個城市。2018年全國20個快遞業最多的城市,廣東有廣州、深圳、東莞、揭陽4個,占全國1/5,而前5中,廣東占了2席。中國約有3億中產階級,珠三角占的份額最大,從網上銷到珠三角的美國產品非常可觀,據調查估計約有1000多家網站直接對珠三角進行貿易,貿易收入達上百億美元;三是智慧經濟發展趨勢。社會進步是由趨勢牽引,不是“歷史拉動”。這就應以數字經濟,尤其是高新服務業它的一個特點就是智慧經濟,以智力撬動發展成為新經濟新業態潮流。聯合國早在1970年即認定世界已經進入知識經濟(靠智慧創造GDP超過50%)。

“1”作為貨物貿易,不剔除第三國轉1,中美之間認知差距很小,如果從“商業”而不是從“生產”角度,美國許多工業消費品之所以便宜,是因為中國的直接出口,以及一些第三國打著“中國”招牌的出口,中美之間貿易最大的差距在以下9個領域:咨詢業與會計業、文化業、旅游業、教育、專利使用、商業模式及授權、網絡貿易、平臺經營、美元匯率及經營收益等。

比如咨詢會計業,按照美國自己統計,2018年美國大咨詢收入達GDP%達1.3萬億美元。德勒、安永、普華永道等美國的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和七大咨詢公司,總收入過3000億美元,在中國的業務收入大約為1/5,即500億美元,其中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收入不少于40億美元好萊塢、迪士尼等企業為主出口到中國的電影,2018年已有過30億美元,加之其他文化服務產品對中國的出口,專家們估計會超過電影出口的3-4倍,即100-150億美元。

旅游業,中國人在美國的旅游消費收入,2018年達到了300萬人,每人8000美元消費,估計在200~300億美元之間,保守估計也有200億美元。

教育投資,中國在美留學生及關聯消費,這是一筆不小的費用,而且逐年遞增,按照廣州泛珠院東方經濟學智庫多年研究統計,2018年中國赴美留學生約30萬人,按照每人每年消費7-8萬美元,則為200~250億美元,取中間數約為200億美元,如果加上美國在華培訓的公司獲得的收益,達到250億美元,其中珠三角份額占全國1/3。

專利使用,中國進口美國的高科技產品是一個不小的數字,如高通、IBM等公司從中國每年獲取的技術轉讓、授權、專利費頗豐,2018年估計超過500億美元。商業模式及授權,2018年初步估計亦有500億美元,僅蘋果手機從客戶手上拿走的“授權費用”,約200億美元,加上其他公司如谷歌、臉書、甲骨文等公司授權不會少于300億美元。蘋果手機2017年在華出貨3670萬臺,2018年為3420萬臺,每臺蘋果手機從中多賺了300-400美元,平均按照3500萬臺計算,僅蘋果就超過100億美元。

網絡貿易,美國中小企業為主的互聯網貿易有上萬家企業,針對粵港澳大灣區的也有幾千家,每年貿易額超過500億美平臺收益,美國在利用平臺創收上,是一個較大的數字。比如利用3大國際組織和多個區際組織,包括通過聯合國經合組織平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G20等各種平臺或國際會議,僅在中國獲得的份額,每年約達到500億美元;

美元收益,以美元結算、債券和對匯率的干預、交易,從中國獲取的收益,按照中國對全球經濟貢獻的1/5強,美國每年從美元利益中獲得了5000億美元以上的收益,按中國1/5強經濟總量,2018年美國在華美元收益約達到1300億美元。

通過上述分析,按照數字經濟對標,僅從上述計算中,中美之間的貿易差異更多在高新服務業領域,而高新服務業是中美貿易中最關鍵的,也最能反映中美貿易實際情況的,美國在生產和供給高新服務業上,是全球最強的,平時根本沒有納入貿易統計。綜合上述9個方面,中美貿易實際上少算了3750億美元左右。

QQ截圖20190702150703.png

當然,中國在美國也有企業,估計年銷售收入100億美元左右,而在高新服務業領域,中國基本沒有建樹。如果說在資本交易和其它方面有一些的話,估計不超過100億美元,這樣相抵,中美貿易逆差約0~400億美元,即4192億美元-4250億美元≈0美元。

3.123 模型可作為理論統計工具

這就清楚了,中美貿易之間,實際上不是誰吃虧否,要說吃虧,中國以每一美元賺1分2分的利潤,支付美方咨詢會計、商業模式授權,為每臺蘋果多支付300-400美元授權使用費用等,以及辛苦代工用賺的分厘人民幣累加貨物出口,買美國的國債,才是真正吃虧。而美國對華投資,2018年不到100億美元。中國人老實,只知買賣統計,三四方物流更是未入“法眼”,忽略了美國在高新服務業領域巨大的貿易順差。

因此,用123模型計算和作為理論依據,應當是雙方統計部門正視的事實。

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例,美國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和七大咨詢公司,從業人員超過1萬人,如果加上像美國博雅等公關公司在大灣區的業務收入也算在內,收益更大一些。又如美國在華的教育培訓機構,在大灣區的年銷售收入,據調查也有3-5億美元。所以說,中美貿易問題,雙方在統計上的分歧,是由于理論缺失和觀念落后造成的

(作者單位:廣州泛珠城市發展研究院,東方經濟學智庫總載)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实时